浙江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無房许家印的宿敌

2019/11/10 来源:浙江汽车网

导读

在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站着一个默默支持他的......男人。2018年8月28日,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排行榜中,许家印以414亿美元身家

無房许家印的宿敌

在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,都站着一个默默支持他的......男人。

2018年8月28日,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排行榜中,许家印以414亿美元身家,超过马化腾的410亿美元,成为中国首富。

在许家印登顶财富榜的背后,站着“下周回国”的贾跃亭。

与FF的联手,使得恒大健康股价暴涨,许家印稳坐首富,这也让广大“吃瓜群众”们似乎明白了许家印的算盘。

但是谁曾想,这场看似很美好的合作很快就分崩离析,许家印与贾跃亭反目成仇,恒大与FF的争端失控,恒大健康股价跌跌不休。

更为严重的是,投资FF失败,导致恒大新能源汽车布局缺失核心技术,折射的不仅是许贾二人争斗,更有恒大进军科技领域的水土不和。

恒大豪言未来10年投资1000亿元进军科技领域,此前也曾做过金融、钢铁、文旅、矿泉水等多个领域的多元化突破,但鲜有成功者,多沦为股价炒作的题材无疾而终。

作为去地产化最突出的公司, “恒大地产”早已更名为“中国恒大”,但许家印及恒大留给众人的印象,还是一家典型的地产大佬与地产公司,乃至显得很土豪。

许家印的万里筋斗云,为什么始终翻不出地产的五指山?谁是他最大的敌人,谁又在冥冥中与他宿命对决?

1

10月25日,FF反击。

从那天起,双方“撕逼”的手段就进入了白热化。

双方就如同村头的“泼妇”一般,相互攻讦。

無房也对这场“世纪闹剧”做过三篇深度分析,各位看官可在下方自取,此处便不再多讲。

10月16日:

《许家印火中取栗,贾跃亭引狼入室》

10月25日:

《许家印败走麦城,贾跃亭劫后重生》

11月8日:

《無房 | 许家印投资FF做错了甚么?》

但是,几条最新表露的消息,告诉我们,许家印投资FF,不只是打算赚钱,真正的目的,另有其他。

美国时间11月15日,FF员工在洛杉矶县高等法院起诉了恒大。

FF员工称“恒大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使法拉第未来陷入财务危机,从而窃取与FF91电动汽车有关的知识产权。”

并且腾讯《棱镜》也通过了自己的手段,将FF与恒大签署的相干协议以及《仲裁决定书》弄到了手。

《棱镜》称,在合作初始,FF与恒大签署的《股权质押协议》中,质押内容包括FF TOp和FF香港旗下法法中国的绝大部分股权,恒大系质权人;

在签署的《资产抵押协议》中,抵押内容包括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和FF位于汉福德的工厂,恒大系抵押权人;

在签署《知识产权质押协议》中,质押内容FF针对电动车开发制造的知识产权,恒大系质权人。

并且恒大在与FF“撕逼”时,就已经通过司法途径对上述质押、抵押利益的资产保全,这使得贾跃亭名下的核心资产,处于冻结状态。

老贾也在美国时间11月12日FF的全员会议上说道:

经过这次危机的惨重教训和反思,我们已清楚地意识到投资方意图抢占FF控制权和全球知识产权的真实目的。

我们绝不能把多年来积累的核心技术成果如此轻易的,落在一家房地产企业手中。

我们绝不相信恒大有能力或者有意愿把FF打造成变革性、颠覆性的公司。

一旦FF被恒大控制。

1、恒大就会把FF知识产权据为己有,以完成他们从房地产企业到高科技企业的转型;

2、 美国FF则很快会沦为一个后备的研发中心;

三、恒大会把FF装入恒大健康上市公司,让FF变成“孙子”公司,严重影响大家的股权价值,他们也不会把FF利益作为最高利益,而是把恒大的利益作为最高利益,FF会成为恒大整体战略的一个附庸;

4、如果这件事情发生,FF就会沦为一个平庸的公司,更不会有对极致产品的寻求,更谈不上技术梦想;

5、我们也不相信恒大的文化和FF的文化会兼容。

这也进一步证实了房师此前的推测,与FF合作只是为了夺取其知识产权,然后完成从房企到高科技企业的转型。

恒大在与FF合作的同时,还在国内布局、收购多家传统汽车企业。

9月23日,中国恒大团体宣布以145亿元收购广汇集团近41%的股权,成为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,并表示双方将在汽车销售、能源、地产、物流等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。

这144.9亿入股广聚集团,致使恒大的降杠杆举措成效大减,土地收购步伐大幅放缓。

2018年中报显示,虽然较2017年底数据出现了一定程度下降,但截至2018年6月30日,恒大的资产负债率仍旧高达81.66%,净资产负债率也仍旧高达127.3%,处于行业预警线以上。

2018年中报表露,截止2018年6月30日,恒大的借款为人民币6711.3亿元。

其中一年之内到期借款达到2985亿元,占到了借款总额的44.5%。同期,恒大在手现金为2579.4亿元,另有约398亿土地款需在下半年偿付。

10月30日,标普在发表对恒大评级时指出,由于之前积极地进行范围扩大,恒大的财务杠杆依然处于较高水平。

项庄舞剑意在沛公。

从一开始,压上全部身家的许家印,就从来没有想过带着这个山西的“小老弟”一起携手走下去。

2

当初有多爱,现在就有多恨。

据相干报道称,FF本月对恒大提起了3场诉讼。

2018年11月8月,Smart King向位于FF总部的美国加州法院提起诉讼,申请强制执行10月25日下发的《仲裁决定书》。

并希望加州法院“下发其他或进一步有助于Smart King的救助判决。”

11月14日,FF逾250名小股东们在洛杉矶高等法院向恒大健康提起诉讼,指控恒大健康、夏海钧和彭建军企图通过欺诈手段夺走FF控制权和核心知识产权的非法行动。

要求FF从恒大收回FF中国的资产、业务经营权和管理权。

11月15日,FF的员工起诉,要求法院“立即纠正恒大违背信托义务和其他违法行为,要求恒大赔偿给原告造成的损失”。

难道贾跃亭只是为了让恒大赔偿损失吗?实则不然。

上文提到,在紧急仲裁期间,恒大对FF的股权、知识产权、工厂等进行了司法保全。

从法律意义上,FF口中“价值5亿美元的净资产”,是没有办法获得债权或股权融资。

《棱镜》披露称,2018年10月18日听证会前,Smart King临时提出申请,要求解除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。

但是该要求被仲裁员peter Thorp拒绝,仲裁员称“这不属于 此次仲裁的事项,你们可以提起一项新的紧急救助请求。”

尔后,2018年11月12日,Smart King再次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紧急申请,要求剥夺恒大的上述资产抵押权。

但是该申请尚未得出仲裁结论。

而根据香港《仲裁条例》中规定,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的生效裁定需通过法院确认后,方可强制执行。

这意味着,Smart King若想申请绕开恒大的资产抵押、保全等,另一个途径即通过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

老贾外号“贾会计”,这次与恒大的博弈,打的一手好算盘。

上一轮仲裁FF获得了5亿美元的融资权限,但是老贾知道,这5亿美元是不够烧,只有将资产抵押消除后,才能拿到更多的融资,达到量产。

现在看来,消除资产抵押,只是时间问题。

3

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“英雄”泪满襟。

这句话用来形容许家印,最适合不过。

曾今的许家印有过钢铁梦、文旅梦、金融梦、矿泉水梦...毫无例外,全部折戟。

并且据11月2日,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《中国金融稳定报告(2018)》其中表露,有民营企业和上市公司通过投资、并购等方式逐步控制多家、多类金融机构,如明天系、海航团体、复星国际、恒大集团等。

报告指出:一些企业投资动机不纯、通过虚假注资、杠杆资金和关联交易,急剧向金融业扩张,同时控制了多个、多类金融机构,构成跨领域、跨业态、跨区域、跨国境经营的金融控股团体,风险不断积累和暴露。

报告还一并点出:民营企业盲目进入金融业、虚假出资、团体运作、隐匿架构、回避监管、关联交易、急剧扩大等7大风险特征,通过上述手段野蛮生长的金融控股团体可能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。

無房也在此前的文章

《许家印想做券商的事儿,黄了》

提及到,在恒大的产业版图中,金融类“恒大金服”,自今年3月份开始,就已停发了线上定期产品。

但是我们的许主席永远都是越挫越勇,永久都不会给自己留出思考“怎么会失败”的时间。

2018恒大年度工作会议,许主席大臂一挥,开启了恒大“高科技版图”的新征程。

但谁曾想,这第一步刚迈开就扯到了蛋,但是回看许家印商业人生的前世今生,这件事并不让人意外。

其实老贾已帮许主席点出了问题的根源。

在全员会议上,老贾表示,恒大正在用传统地产企业的一套不尊重人性,扼杀创造力的管理制度套用在FF中国公司,完全不懂如何运营一家互联网背景的高科技车企。

恒大用月度考核、摄像头监控等措施,把研发技术人员当作房地产销售来考核。

“这会严重扼杀高科技公司的创造力,可以想象,如果恒大全面接手FF,依照他们的说法,他们会把FF变成一个只生产低端产品的公司,只会一步步把公司带向深渊。”

当恒大法拉第成为FF中国的实际运营方后,其薪酬也逐渐由原来的FF体系,调剂为恒大的薪酬体系。即员工原薪水50%作为工资,50%作为绩效,引来员工抗议。

比如一名恒大法拉第员工,之前每月10日可得到全部薪水,而在恒大的薪资体系下将变成每个月5日得到基本工资,20日得到绩效工资。

尽管接近恒大方面的人士表示,一般没有重大工作失误的话,绩效也都会足额发放。

但多位受访的原FF中国员工表示,他们不太适应严格的地产企业考勤,特别是一些生病或有特殊情况的员工更是担心影响薪酬。

相对而言,贾跃亭对待员工较为宽容,在薪资和考勤方面管理比较弹性,甚至疏松。

两种不同的管理风格,加上涉及个人利益的薪酬架构变动,引发系列FF员工与恒大的矛盾:

60余名员工组团讨薪,恒大FF两家子公司北京睿驭和上海法苒拒绝交出公章,徐姓员工将恒大FF告上北京通州区法院并立案(案号:2018京0112民初35477号)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员工很多是追随贾跃亭的老乐视员工。

之前有观点认为是恒大降薪变相裁员,不过無房认为没有那末复杂,就是恒大统一管理的反映。

FF员工反弹剧烈,一方面是由于许家印与贾跃亭谈崩,高层矛盾加重基层冲突;另一方面则是由于科技创业型公司,不太适应地产公司的强势控制管理风格。

对技术研发人材而言,需要的是更大的自主权,更自由的空间,才能激起创造力,去攻破技术难题,这与劳动力密集型的地产业不一样。

4

对于许家印来说,最大的敌人,其实就是自己。

恒大,在舞钢出身的许家印手中,流淌着体制的血液。

许家印也依托着这种“中央集权”管理模式这类对各分公司的垂直化管理,保证了恒大全国化扩张中的标准化运营,固然也保证了许家印的绝对权威。

但是在扩大其他业务版块时,许家印依然不转变管理模式。

高科技行业,制度最优秀的莫过于谷歌。

为了鼓励创新,谷歌员工可以利用20%的工作时间做自己工作以外的事情。

谷歌在公司内部,有一个评估新创意点子的70/20/10的模式。

将70%的精力应该放在核心业务,20%放在与核心业务相关的创新业务,而10%可以放在开发较为疯狂的创意。

这些创意有的可能发展成为广受欢迎的产品,有的则可能是不太现实而被暂时搁置。

谷歌的财富,就是员工的创意,而且谷歌通过各种机制,来激发并检验这些创意,让其发挥其正面的推动作用。

许家印,在高科技行业套用地产行业的制度,无疑是对员工创造力的抹杀。

许家印,终究败给了自己。

無房许家印的宿敌

WX:chenchenlxrn

印度神油为什么是苦的

推荐阅读

万艾可对视力有影响吗

美国万艾可_用美国伟哥儿和金恒力哥哪个效果好?

标签